徽派文化网欢迎您!

徽派文化网

当前位置: 首页 > 原创论坛 >

祭祖

时间:2012-04-07 14:11来源:徽派文化网 作者:程传水 点击:

 

寒意的初春,刚给大地抹上层层暖阳,田野里已经片片金黄。最早抽芽的柳枝随微风摇曳生姿,各种花草伸展枝叶争相起舞,勃勃生机。

轿车在崭新的村庄大道上,向着故乡的方向一路奔驰,摇窗倚望,微风扑面,暖阳普照,蜜蜂飞梭,蝴蝶萦绕,满山遍野,阵阵飘香。此刻,我的心情格外放松,因为今天是回老家扫墓,是为祖先祭奠。我不由得低声吟诵:“蝉鸣雀跃回故乡,车道弯弯自短长,小桥流水穿林过,野苍含笑稻花香。”

我的故乡原是个穷山僻壤的地方,丘陵地带,十年九旱,民生不裕。周边村庄同姓,据村上的老人家说,先人是从江南歙县的分支迁徙过来的。我家村庄的形成,原是兄弟三人定居繁衍而来的。村子不大,四十多户人家。我家房子结构仍保留江南徽派风格,大门、石坎、天井、木格门窗,高大的橼梁,显得有点气势。我家房屋的正前面是一片水塘,名叫“大银塘”,就是这片水塘养育了村庄里的一代又一代人。解放初期,我的祖父是农业合作社主任,工作认真负责,花甲之年去世。祖母随我父母居住,活到九十三岁。我出生在这个村庄,幼年一直在祖父母身边长大,七岁之后随父母到集镇上学习生活。但每年的寒暑假,父亲总是让我和姐姐回到农村锻炼,给年事已高却仍在务农的祖父母帮忙。所以故乡的人和事在我的记忆里留下了深刻的印象,不论是年龄相仿的,还是长者或小字辈们,我大约都能叫出他们的姓名和辈号。

往年祭祖一般在冬至的前三天,或是后三天,由于今年国家规定了清明节为法定假日,所以改为清明看望祖父母。按照族人的习俗,在村长和堂兄的陪同下,我与年迈的父母一道给祖坟增添了新土,栽种了两棵松柏树,焚烧“银钱”。在相继跪拜后,大家又在墓碑前向先人们说了些祝福的话语。

用思念衡量天上人间,思念如绵,思意如线。随着年龄的增长,我愈发对往事产生追忆,对过世先人产生思念。每到清明或冬至,我总要抽出时间回老家一趟。即使真的太忙而抽不开身,我夫人就地向着故乡的方向燃起一炷香,烧上一把纸,心中默默地祷告,寄托深深的哀思。我的祖父母养育了四个子女,两个儿子,两个女儿。女儿们在农村操持家务,儿子们则来到了城市。我父亲在家排行老大,早于解放前就参加了革命,我的叔叔排行老三,在我父母的帮助下读完了大学,一直在外省工作。我的父母养育了我们姐弟六人。如今父母也有八十开外了,身体仍旧健朗。每年两节,他们都要回老家祭祖。看着年迈的父母,今年和我们一起并肩在祖坟前为儿孙祈福时,我的心里怀着敬重之情,又有些许凄楚之意。

给年迈而健在的父母做寿,是儿女们的心愿。三年前,适逢父母亲八十寿辰,又是钻石婚庆年。我们子女根据父母的意思,简单地举办了仪式。父母膝下四代同堂,约三十余人,称得上是家业兴旺。父母婚庆的仪式简朴而热闹,近亲好友来了几位代表,办了五桌家宴。姐姐充当幕后英雄,操持宴请琐碎,宴会仪式由五弟主持。席间我代表姐弟们和子女们,给两位老人献诗一首:“辰龙银蛇盈盛世,八十弹指人添寿。六十钻婚小康家,枝叶兰青孙满堂。我家吾辈儿孙志,愿景家兴人丁旺。父母高寿儿孙福,俩老康健幸福长。”
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